再會《邊城》
來源:小厲項目  作者:張 鑫  時間:2019-05-29  點擊量:   
【字體:

最近在空閑時間再次拜讀了沈先生的《邊城》,感觸很深。想著很久沒有寫過東西,即興想寫一篇讀后感。

早在高中時,就接觸過《邊城》。那時的我浮躁而稚嫩,甚至還不知道里面故事發生的地點是鳳凰古城,也讀不出其中的韻味,更沒有對它產生任何自己的想法,僅僅把它當一篇普通的課文,糊弄過去了。現在通篇讀下來,我讀出了沈先生會湘西風情的鐘愛,讀出了當地的人們純樸赤誠,讀出了故事中淡淡的憂傷。

小說的篇幅很短,但卻不可思議地描繪出一個理想的鄉村世界。初讀開篇,以簡單的老船夫在溪邊渡船為家庭背景,明澈溪流、清秀群山、優美歌聲……此可謂一個絕美。故事中的老船夫女兒因年少癡情而甘愿獻出生命,留下老船夫在此重復著溪邊渡船的簡單生活。他有個單純能干的孫女,兩人相濡以沫,平靜而歡樂。他們在不受外面戰亂和黑暗社會風氣影響的小村落生活著,人與人之間沒有爾虞吾詐,勾心斗角,官與民之間也沒有階級壓迫,有的只是平等友好,人心澄澈如水晶。盡管老船夫生活拮據,卻從來不肯收渡船人的錢,別人給了錢甚至會沖上去把錢還給人家。不止老船夫,茶峒的每一個人身上無不彰顯著人性的至美,這也是《邊城》獨特的魅力之一。

然而這本該盡是歡聲笑語的村落卻在時間的流淌中多出了一些凄美意味。在一次偶然的經歷中主人公翠翠見到了村里幾乎無人不知的攤送,兩人僅僅在一次黑夜中的對白中就記住了彼此并互相惦記,用“情不知從何生,也不知從何起”這句形容再好不過。雖不能每日見面,但情愫卻肆意暗生,攤送偷偷在夜里唱歌兒向翠翠表達愛意,翠翠面對本來爺爺謀劃好的婚事始終無動于衷,這樣緣由的愛情反而顯得韻味無窮。但彎彎繞了一大圈,兩人卻始終沒有走到一起。天保和爺爺的死是兩人之間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今生無法跨越。以前看《邊城》,總覺得故事如果按本來美好的情節發展下去,問題就能迎刃而解了,但現在看來,若真是這樣,也就不是我們心目中那個《邊城》了。有些事情并非人事,只在天命,命運的安排,也許誰也躲不過吧。

或許,人只有經過一定的閱歷后才能明白經典之所以成為經典的緣由,才能真正讀懂經典中蘊藏的能量和寶藏,才能真正的領悟作者辛苦寫作背后的動機。就像題記中提到的,“在那個社會里生活,而且極關心全個民族在空間與實踐下所有的好處與壞處的人去看。他們真知道當前農村是什么,想知道過去農村是什么,他們必也愿意從這本書上同時還知道點世界一小角隅的農村與軍人。我所寫到的世界,即或在他們全然是一個陌生的世界,然而他們的寬容,他們向一本書去求取安慰與知識的熱忱,卻一定使他們能夠把這本書很從容的讀下去的。”

是的,會很從容的讀下去的。在我這顆躁動的心慢慢沉淀下來時,在我從歲月中汲取了足夠的力量后,我開始走入那個名為經典的殿堂。那個一直在門外看熱鬧的我也終于看出了一點兒門道。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上海快三 临夏 | 河北石家庄 | 无锡 | 果洛 | 金坛 | 泰安 | 河南郑州 | 三沙 | 四川成都 | 德清 | 湛江 | 鹰潭 | 宁波 | 辽源 | 海宁 | 宝应县 | 启东 | 扬中 | 玉环 | 诸城 | 商丘 | 南京 | 防城港 | 黄石 | 朝阳 | 常州 | 洛阳 | 如皋 | 荆州 | 青州 | 海南海口 | 图木舒克 | 广汉 | 常德 | 肥城 | 达州 | 丽江 | 黔南 | 厦门 | 三亚 | 博罗 | 深圳 | 恩施 | 临猗 | 定州 | 牡丹江 | 台南 | 建湖 | 鸡西 | 固原 | 温岭 | 南阳 | 庆阳 | 定安 | 雄安新区 | 安顺 | 海西 | 儋州 | 晋城 | 东阳 | 宣城 | 齐齐哈尔 | 台北 | 曹县 | 龙口 | 海南海口 | 湘西 | 山东青岛 | 山西太原 | 安庆 | 益阳 | 扬州 | 自贡 | 灌南 | 佛山 | 宜昌 | 厦门 | 抚州 | 兴安盟 | 新沂 | 泗洪 | 黔东南 | 定安 | 济宁 | 偃师 | 遵义 | 肇庆 | 黄石 | 咸阳 | 邵阳 | 靖江 | 百色 | 贵州贵阳 | 灵宝 | 宜昌 | 丽江 | 佛山 | 益阳 | 达州 | 东台 | 安岳 | 台湾台湾 | 燕郊 | 河北石家庄 | 包头 | 张北 | 资阳 | 泰州 | 新余 | 东海 | 石河子 | 东台 | 靖江 |